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文化 > 文化

徐梦梅良渚玉文是汉字的主要来源

admin2023-11-05鉴赏人已围观

简介徐梦梅,1949年2月出生。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国文物学会会员。 中国著名玉文化学者,着有《古玉新典》(上海三联书店2005年5月出版)。 上海新民晚报副刊《夜光杯》中国玉文化

  徐梦梅,1949年2月出生。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国文物学会会员。 中国著名玉文化学者,着有《古玉新典》(上海三联书店2005年5月出版)。 上海新民晚报副刊《夜光杯》中国玉文化专栏作家。 中国玉文化申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第一人,也是良渚“玉文”思想的第一人发现和提出者。

  良渚“玉文”是汉字的主要来源

  文/徐梦梅

   2021 年 2 月

  随着作者对良渚“玉刻”的深入探索和研究,取得了一些新发现和重要收获。

   1、良渚“玉文”的客观存在性和字体的多样性是毋庸置疑的。

  自从笔者在上海《新民晚报》发表《良渚“玉文”》研究文章以来,近年来私人收藏圈子里似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良渚玉器。 原来,良渚玉器上有符箓。 对文字视而不见的藏友们也开始寻找和收藏。 不时有资深收藏家用手机发来图片,或者带来刻有“玉文”的良渚玉器供笔者欣赏。 良渚玉器是史前文化遗址中出土最多的玉器。 令人惊奇的是,民间收藏的良渚玉石中不仅有大量,还有上面刻有“玉文”的良渚玉石。 一些良渚玉器的品质之精美、尺寸之大,几乎颠覆了我们的传统认知。 例如,高58厘米、21节的良渚玉琮,在四个竖槽上刻有“鸟立坛”图案和72个“玉文”; 直径40厘米的良渚大玉璧,两面刻有良渚神徽和神鸟。 宽51厘米的良渚玉璜两面还刻有良渚神徽和鸟纹,“玉文”有250多处,着实令人惊叹。 刻有“玉文”事迹的良渚玉器虽然尚未得到国家考古资料的证实,但其在民间的客观存在却是不争的事实。

  良渚“玉书”有多种不同的字体。 各种字体的风格有明显差异,很容易区分。 据推测,这些不同字体的“玉文字”应该是不同良渚部落创造的文字。 笔者将自己的收藏与众多民间收藏相结合,发现不同字体的“玉书”数量各不相同。 现存文字较少的字体往往较为笨拙,可能是早期的良渚文字。 其中良渚玉器存世较多,其字体较为成熟,称为“玉石铭文”(见下图:《良渚“玉石铭文”不同字体》字体一)。 根据经验,我们可以做一些推测和分析:如果我们现代人写同一个汉字,每个人的手势会有所不同。 这种字体在不同类型的玉石上有不同的书写风格,显然是由不同的人雕刻的。 不同文字风格的玉器,其造型、雕刻、装饰风格往往也有很大差异,这可以证明它应该不是同一个良渚部落出产的玉器; 上述存世数量较多的字体,不仅书写风格较多,而且玉质、颜色差异也很大,可以证明其产地相距甚远。 通过收藏家对该字体玉器收藏地的介绍,推测该字体的“玉文”可能在良渚文化地区广泛流行。 因此,笔者还发现,良渚文化的地域范围不再是过去仅仅以太湖流域为中心。 其中心区域可能更广,北至江苏扬州、徐州,浙江临安,安徽宁国,广德、郎溪,南至浙江宁波、绍兴等地。

   2、良渚“玉刻”是后人无法伪造的

  由于良渚“玉器铭文”至今尚未得到国家田野考古资料的充分证实,许多专业人士并不相信它在民间收藏界真实存在,也无可奈何地对这些良渚玉器进行处理。向公众公开的。 否定的,所以有人草率地认为这是后人添加的赝品。 其实,只要对这些玉器稍微研究一下,就会发现良渚后人的“玉文”是无法伪造的。

  良渚“玉文”的契刻技艺是无法伪造的。 良渚玉器上的纹饰非常精致华丽,是四五千年前新石器时代晚期我国微雕工艺的首创。 良渚玉实际上可以在1毫米内雕刻出3至5条阴线; 收藏界还有一种“眉工”,即每根细负线实际上都是由无数1毫米左右的细纹组成。 内切对角线是叠加的。 而且受力似乎非常一致,这样的跳跃效果是纯手工雕刻无法达到的。 更不可思议的是,“眉工”的细细阴线和雕刻的斜线,只有用40倍以上的放大镜才能看清楚。 良渚先民是如何进行这种肉眼微雕的操作的呢? 即使古人的视力很好,但他们是用什么工具来加工的呢? 最早的理论是用鲨鱼牙齿来雕刻软玉; 后来,在良渚玉坊考古遗址中又发现了一些小石片。 它们由黑曜石、燧石、石英、水晶等制成,其硬度等于或略高于玉石。 因此,人们推测这些小石片是良渚先民用来雕刻玉石的微型工具; 也有人推测,良渚先民可能使用了硬度较高的天然钻石进行雕刻。 众说纷纭,目前还没有定论。 也有人认为“修眉”是用现代电动工具完成的。 这纯粹是胡说八道,没有任何机械加工知识。 笔者可以绝对肯定地说,“修眉”是当今任何现代工具都无法模仿的。 在中国玉文化史上,远古先民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谜团:先于良渚文化、距今五六千年的凌家滩文化的玉器也十分引人注目。 在玉人的钻孔中发现了一个仅0.15毫米的玉核。 有关专家认为,如此精细的管钻,即使是现代高科技手段也无法加工出来。 而且,从以往的常识来看,古代玉器作品中普遍使用玉核。 管钻由竹子和骨制成。 如果不是考古发掘,谁也不会相信这是五千多年前凌家滩的先民所为。 笔者经过对良渚玉器的仔细鉴定和长期研究,发现不同字体的良渚“玉文”雕刻大多采用纯粹的“眉工”雕刻技法,也有一些采用细底线工和“眉工”。 。 结合雕刻技艺; 还有一些“玉文”,因纹路灰皮厚而看不到。 据推测,良渚文化区的许多部落可能拥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雕刻工具,掌握着鬼斧神工的“跳刀斜阴线”雕刻技艺。

  如果良渚“玉文”是假的,是可以鉴别的。 更不用说民间收藏中存在的数量众多、玉质各异、造型繁多、雕刻风格各异的良渚玉器。 在其上伪造不同字体的“玉文”,显然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合逻辑的。 的。 退一万步来说,假设有所谓的大师能够利用激光雕刻等高科技手段锻造出“玉文”的雕​​刻技艺,他们肯定无法锻造出洒脱的线条。以及正宗《玉石铭文》文笔自然质朴的神韵; “玉文”上附着的包浆、灰皮、清色等埋藏在地下数千年的痕迹是不可能伪造的。 民间藏族界有很多鉴定良渚玉的专家,很容易看出瑕疵,辨别真伪。 近年来,笔者对民间收藏的多件良渚玉器进行了鉴定,发现只要是真品,上面如果有“玉文”,都是在制作器物时刻好的,不存在冒充的嫌疑。随后的铭文或伪造。

   3、良渚《玉刻》字体之一已部分解读

  笔者深知,良渚“玉文”的发现和提出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研究探索的路还很长。 解读这些不同字体的“玉文字”,获取史前人类的信息就显得尤为重要。 凭着自己对古文字的粗浅认识,我总觉得在一些“玉文”中隐约能看到商周嘉金文的影子,有时甚至能认出几个字。 但更深入的解读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学术研究,也是一个世纪工程。 自1899年甲骨文被发现以来的120多年来,经过几代古代文字学者的不懈努力,已整理出约4500个单字,但只有近一半的文字被辨认出来。 研究和解释仍在继续。 于是我选择了看起来有比较明显的嘉金铭文影子的“玉文”字体,并精心挑选了一块刻有良渚徽记和“鸟立坛”图案的良渚玉石(见下图:“良渚”)不同字体的《玉文》(字体2、玉碧),上面有96个《玉文》。 特邀上海多位古玉鉴定专家共同鉴定,然后交由其弟徐孟嘉帮忙撰写。 深入解读。 徐孟嘉是国内外著名的古代书法家、书画篆刻家。 2012年在上海新民晚报开设古代书法研究专栏《梦笔寻》,其著作至今具有广泛影响。

  解读良渚《玉文》是一项难度非常大的学术研究,需要非常专业和广泛的知识,比如文字理论、字形、古语音学和训诂知识等。 面对良渚玉器上连绵不断的“玉文”,首先要解读文字,借用前人的研究成果,与商周嘉金文进行比较,然后进行推断和确认。他们; 对于以前从未见过的文字,研究人员只能根据自己的经验以及古文字的排列方式、字形、常用字等特征来识别新文字。 接下来是解读。 将单个古文字连接成句子并表达文本的含义可能会更困难。 古人的语境与今天不同,史前良渚先民的语境是古文字学中完全陌生的领域。 研究者只能根据自己积累的古代文献知识做出推论和解释。 因此,每个古文字学者对于良渚《玉刻》的文字和意义都会有自己的解读,各有不同。 相信经过多年的研究和讨论,最终会达成共识。

  徐孟佳认为,通过对构形的成熟与复杂、布线的流畅与走向的分析,作者认定这件良渚玉饼上的96个文字为良渚时期。 古代文字界可能会提出异议。 但由于作者的执念,他还是帮忙解读了。

  他鉴定出贾文文字34个,金文文字17个,小篆文字5个,非甲字金文、小篆文字40个。 96个字符中有11个重复。 目前,玉饼上的96个汉字已全部被识别和破译,并“根据所解读的汉字的本义和推导,对相关汉字进行分类和放置,从而可以读出这96个汉字的内容”。那么其文字的意思也已经被大致解读了。 我相信良渚先民用玉来祭天。 这件玉器上的96个字内涵丰富,描述了良渚先民的生活、农耕和丰收庆典,表达了祈求上天保佑的心愿。

  原文解读如下: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顺口溜/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

   4、良渚“玉文”是汉字的主要来源

  关于中国汉字最早的起源,自古就有“仓颉造字”之说:距今约4700年前的黄帝时期,史学家仓颉“观察鸟虫踪迹,始造字”。汉字取代了打结绳的规则。” 但学术界也有很多。 他认为这只是传说,可能“见鸟兽蹄迹,知理异”。 于是受到启发,他收集并利用了一些民间流传的图画符号,并运用在汉字中。 创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这些最初的文本是什么样子仍然是个谜。

  郭沫若认为,甲骨文是中国最早成熟的文字,但并不是最早的文字。 从最初的汉字诞生到甲骨文,肯定经历了2000多年的发展。 这个论点不断被证明是新的。 迄今为止考古发现的甲骨文之前最古老的文字有: 1、贾湖刻符号。 河屋阳遗址出土,距今已有8000多年。 据说,在龟甲等器物上发现的21种符箓中,已鉴定出11个汉字,这些汉字是反映《周易》中的离、坤二卦的汉字。 2、半坡陶符。 出土于陕西省西安市半坡遗址,距今已有6000多年的仰韶文化。 陶碗口沿上发现了近30种符箓,但至今无法辨认。 3.夏朝水书。 河南二里头下墟遗址出土​​,距今3500-3800年。 据说陶器上已发现24种刻符号。 经过贵州当地十几位“水树先生”的独立鉴定,几乎全部被鉴定完毕。 学术界有人认为,这是一种“表意”文字。 4.良渚陶器铭文。 2003年,在距今5000多年前的良渚文化遗址浙江省平湖庄桥出土。 在一些陶器上发现了符号,但无法识别。 大多数学术界认为,它顶多是原文,与甲骨文不是一个体系。

   2000年代初,文化学者在民间收藏的山东、内蒙古等地出土的一些兽骨碎片上发现了一些刻有符咒的符文。 经过考证,他们认为应该属于距今3300年至4600年的龙山文化遗物。 发现这一发现的研究人员将它们命名为“骨铭文”。 据说已识别出数百个字符,相信这是主要记录事件的文字。

  笔者认为,上述前四种古文字,经考古出土,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 遗憾的是,文字和符号太少,几乎无法进行系统研究。 而且,有的古文字比甲骨文早了几千年,有很长的空白期。 两篇著作之间似乎没有直接联系; 虽然人们发现了一定数量的“骨文”,但据说有些文字已经被部分识别,而且这种文字的创作规则也被发现了。 但这些动物骨碎片的年代需要经过严格的科学测定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而且还需要国家考古数据的充分证实。

  良渚“玉石碑文”的情况与上述古代碑文不同。 民间收藏界存在大量带有铭文的良渚玉器,已是不争的事实。 铭文数量较多,有的玉器上刻有二三百字,足以供全面归纳研究。 “玉文”的载体是良渚玉器,具有非常明显的时代特征。 往往刻有良渚神徽、飞鸟、“鸟立坛”等良渚文化的代表性图案。 因此,我想,或许不需要科学的判定,仅凭专家鉴定私人收藏的古玉的眼力,一眼就能判断真伪。 笔者与上海收藏界多位古玉鉴定专家进行了探讨和研究。 综合分析,认为上述良渚玉器上的“玉文”可能属于良渚中晚期。 据推测,可能还有更早的。 “玉文。”

  国家考古资料证明,由于良渚后期洪水等自然灾害的影响,良渚先民分两批向外迁徙。 他们大多北迁,最终融入中原的中华部落联盟。 考古发掘在江苏大汶口文化华亭遗址和黄河流域龙山文化遗址中发现了许多良渚文化玉器,可以与随后的夏商时期相联系。 从上述良渚玉器上的96条“玉文”的解读和研究结论可以证明,其中一半以上的“玉文”是由商周嘉金文所继承的。 贾秉文属于同一文字体系,在夏商时期几乎同时出现。 贾秉文流行于商代后期,金文流行于周代。 因此推测,良渚“玉文”不仅是商周嘉金文的直接来源,也是汉字的主要来源。

  五、良渚“玉文”研究是中华文明发现工程重大课题

  中华文明起源发现工程确定了四个最重要的区域中心遗址:浙江良渚、陕西石峁、山西陶寺、河南二里头。 笔者拙见:良渚古城遗址已成功申报世界遗产。 如果再加上对良渚“玉刻”的研究和鉴定,那么中华文明的源头必定是浙江良渚。 近年来,党和国家领导人对考古工作和古文字研究多次发表重要讲话,是我们关注和开展良渚“玉刻”考证研究的强大动力。

  因此,建议国家有关部门不仅要积极开展“田野考古”,尽快通过考古发掘找到刻有“玉文”相关事迹的良渚玉器,还要开展“社会考古”。考古学”有了新的内涵。 去寻找良渚玉器,上面刻有“玉文”,这些玉器留在民间,被许多收藏家“收藏”。 结合国家文博部门和民间收藏界良渚玉器鉴定专家的方法,成立了专业团队,对这些残存的良渚玉器进行科学研究。 我坚信,广大爱国人士和收藏家会响应号召,为中华文明发现工程做出积​​极贡献,其效果一定会更好。 也可用于从民间调查中获取相关线索,从而推动良渚文化的“田野考古”工作。 我们有理由相信,良渚“玉石铭文”得到国家相关部门验证和认可的那一天一定会早日到来!

  良渚“玉文”不同字体

  【字体1】

  玉琮(1-1至1-4)高272毫米,上径89毫米,下径79毫米。

  共刻“玉文”65字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顺口溜/

   1-1 玉聪侧面1

   1-2. 玉琮侧面图(二)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

   1-3. 玉琮正面 (1)

   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

   1-4. 玉琮正面 (2)

  玉悦(2-1至2-3)直径250mm,顶宽115mm,底宽145mm,最大厚度6mm。

  共刻“玉文”60字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

   2-1. 玉斧正面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

   2-2. 玉斧头背面

   2-3.玉斧部分

  【字体2】

  玉琮(3-1至3-4)高118毫米,上径103毫米,下径98毫米。

  共刻“玉文”70字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

   3-1. 玉琮侧面图(一)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顺口溜/

   3-2. 玉琮侧面图(二)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教案/

   3-3. 玉琮正面 (1)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

   3-4. 玉琮正面 (2)

  玉二(4-1至4-6)直径为220毫米,最大厚度为12毫米。 其上共刻有“玉文”96字。

   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

   4-1. 玉的正面

   4-2. 玉石正面部分

   4-3. 玉石正面部分

   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教案/

   4-4. 翡翠玉石背面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

   4-5。 翡翠玉石背面部分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

   4-6。 翡翠玉石背面部分

  玉岳(5-1至5-4)长185毫米,顶部宽115毫米,底部143毫米,最厚6毫米。

  共刻“玉文”60字

   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

   5-1. 玉斧正面

   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教案/

   5-2. 玉斧正面部分

   5-3.玉斧背面

   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教案/

   5-4. 玉斧背面部分

  【字体3】

  青鸟、玉皇、玉剑三件套

   6-1. 三件套正面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顺口溜/

   6-1. 三件套背面

   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

   6-3. 青鸟正面

   6-4.玉鸟背

  玉皇(6-5至6-6)高35毫米,宽75毫米,上面刻有“玉文”共5个大字。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顺口溜/

   6-5。 玉皇前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

   6-7。 玉刀正面

   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

   6-8。 玉刀背面

   [字体4]

  玉岳(7-1至7-3)长215毫米,顶部宽89毫米,底部136毫米,最厚16毫米。

  共刻“玉文”20字

   7-1. 玉斧正面

   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

   7-2.玉斧背面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

   7-3. 玉斧的一部分

  三叉戟(8-1至8-2)高60mm,最宽86mm,最厚16m,米

  上面共刻有“玉文”5个大字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教案/

  玉皇(9-1至9-2)

  高60毫米,最宽107毫米,最厚6毫米,上面共刻“玉文”6个大字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教案/

   [字体五]

  玉龟(10-1至10-3)长86毫米,宽59毫米,最厚9毫米,上面共刻有26个“玉文”大字。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

   10-1。 玉龟正面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

  吊坠(11-1 至 11-2)高 81 毫米,最宽 43 毫米,最厚 13 毫米。

  共刻“玉文”13个字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教案/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教案/

   [字体六]

   12-1,正面一对斧形吊坠

   12-2、背面斧形吊坠一对

  斧形吊坠(12-3至12-4)高93毫米,顶部宽61毫米,底部宽56毫米。

  共刻“玉文”31字

   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

  斧形吊坠2(12-5至12-6)高92毫米,顶部宽61毫米,底部宽58毫米。

  共刻“玉文”24字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教案/

   [字体七]

  玉册共11件(13-1至13-4),每件长223毫米,宽46毫米,厚8毫米。

  共刻“玉文”264字

   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_玉石文化顺口溜/

   玉石文化教案_玉石文化顺口溜_玉石文化/

  中国玉文化的追梦者

  文/蒋增培

  徐梦梅先生是著名的古代玉器收藏鉴赏家、中国玉文化资深研究员。 我认识他是在1975年,当时我和上海人民出版社的几位同事深入居住在皖南上海后方的小三区。 我们整理、编辑了反映上海小三区的短篇小说集《新山红》。 ,作者都是在三线小工厂打工的文艺青年,他也在其中。 分手后,两人再无联系,却没想到30年后的2005年夏天,我们在秦皇岛北戴河边重逢。 他回到上海不久,就来出版社参观,送给我一本他当年出版的中国玉文化研究专着《古玉新经》。 他在玉文化研究领域取得的成就让我感到惊喜。

  徐梦梅先生是我国提出中国玉文化申报世界遗产的第一人。 他在书的序言中写道:“传承千年、以玉雕工艺为基础的中国玉文化,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艺术瑰宝。我认为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保护玉石文化是完全可以的。”纳入可继承的世界文化。遗产。” 他不仅以个人名义向国家有关部门办理了中国玉文化的申报手续,还提出了一些保护中国玉文化的建议,比如筹建中国玉文化博物馆; 组织各领域专家科学系统地编写《中国玉文化史》,作为高等院校的选修课; 建立健全全国玉雕协会,摸清家世,保护玉雕工艺传承人; 加强玉石矿产资源管理和保护; establish " "China Jade Culture Festival" or "China Jade Culture Expo" will be held regularly to bring the jade culture industry to the world. That year, he asked me to write a review to help "advocate" for China's jade culture to apply for World Heritage. I was very impressed by Mr. Xu's "carrying forward the spirit of jade culture", so I wrote "The Protec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from Jade Culture". I think Chinese jade culture is an outstanding "representative of human oral and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and should be actively applied for. However, because there are many projects that can be "applied" in our country, it seems that we need to "queue". As he said, we also have Various measures need to be taken to strengthen the protection and promotion of jade culture. A few years later, he wrote in the article "Thoughts on the Application of Chinese Jade Culture": "There are many things in Chinese civilization that can enhance the cultural confidence of the Chinese people. Chinese jade culture is undoubtedly the top national quintessence, and we should let it Go abroad and go to the world." Mr. Xu Mengmei's persistence in applying for the jade culture as a world heritage is vividly reflected on the paper.

   Mr. Xu Mengmei was invited by Xinmin Evening News to write articles on Chinese jade culture for the "Luminous Cup" supplement in 2012. I think that among his many insightful articles, the most groundbreaking is "Liangzhu Jade Text". This article was published on July 7, 2019, which happened to be the second day after the Liangzhu Ancient City ruins were successfully applied for World Heritage status by the United Nations, and attracted a lot of attention. The Liangzhu "jade inscriptions" refer to the writing on the jade artifacts of the Liangzhu culture, named after the writing carrier, and correspond to the Yin Ruins "oracle bone inscriptions" (the writing on the deeds on tortoise shells and animal bones). In order to prove this point of view, he once brought some Liangzhu jades engraved with strange symbols to my home for me to admire and to give me, a layman, a lesson in "literacy." The jades he brought included Cong, Bi, Cheng, and Huang. In addition to other shapes, there are also jade albums composed of multiple jade plates. Each jade plate is engraved with text symbols. The strokes are mostly horizontal, vertical, left, N, and folded. They are similar to Chinese writing. There are small holes drilled in the middle of the upper and lower ends, which can be connected with ropes. Facing these Liangzhu jades with obvious characteristics of the era, natural patina, glutinous texture, and exquisite carvings, and listening to his trial reading of those strange symbols, it shows that the "jade inscriptions" in the late Liangzhu period have developed to a relatively mature level. stage, but no one can decipher its meaning yet. The year 2019 is the 120th anniversary of the discovery of the "Oracle Bone Inscriptions" in the Yin Ruins. It is said that those oracle bone objects with characters engraved on them have been unearthed long ago and have been circulated among the people for hundreds of years. They are called dragon bones, but they have only been passed down a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al materials. For a long time, the academic community has not No one noticed the existence of oracle bone inscriptions until the end of the Qing Dynasty, when it was discovered by Wang Yirong, an epigrapher and collector, thus forming a scene of "a sea of ​​oracle bones that shocked the world".

   Beginning in 1928, the Republic of China government organized more than ten archaeological excavations at the Yin Ruins in Anyang, Henan. The view that oracle bone inscriptions were written in the Shang Dynasty was further fully confirmed. Mr. Xu Mengmei has been exposed to many Liangzhu culture jade objects engraved with strange symbols during his decades of collecting ancient jade objects. He noticed and was lucky enough to collect many similar jade objects. After years of painstaking research, he discovered and I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be the first in China to put forward the academic point of view of Liangzhu's "jade inscriptions". Although the meaning of the textual symbols on Liangzhu jade cannot yet be deciphered, there are different views on whether "jade inscriptions" existed in history. However, discoveries and research in recent years have shown that more and more people are leaning toward the existence of writing in the Liangzhu period. Historian Li Xueqin said: "It is very difficult not to recognize it as writing." Just as the oracle bone inscriptions of the Shang Dynasty went through a process from discovery to recognition, the deciphering and confirmation of the "jade inscriptions" in Liangzhu will also go through a period of time. Once the meaning of the Liangzhu "Jade Text" first named by Mr. Xu Mengmei is deciphered and confirmed, my country's written history will be pushed forward from three thousand years to five thousand years, which will be more consistent with my country's five thousand years of civilization history. Ancient writings dating back about 5,000 years have been discovered in ancient India, ancient Egypt and ancient Babylon. Not only did China have the orderly inheritance of the Yin Ruins "Oracle Bone Inscriptions" 3,000 years ago, but it also had a relatively mature Liang Dynasty nearly 5,000 years ago. "Jade Text", China's long history of ancient writing, also shines with long and brilliant brilliance among the four major ancient civilizations in the world.

   Mr. Xu Mengmei is the same age as the Republic and is a dreamer of Chinese jade culture. He said that people in the country are now striving to realize the "Chinese Dream", and he also has a "dream" in his name: He is currently preparing to collect and organize the jade culture research articles he has written on the "Luminous Cup" over the years into a volume, and then compile it A book "Ancient Jade and Modern Theory" was published. In recent years, more than 20 websites including People's Daily Online, Shenzhou Network, and Toutiao have reprinted his articles and information materials on the study of Liangzhu's "Jade Text". Some websites also rated this group of articles as high-quality based on statistics. 。 He will continue to conduct in-depth exploration of Liangzhu's "jade inscriptions", hoping to make more breakthroughs. This is a big dream of his in his later years.

   I sincerely look forward to the perfect publication of his "Ancient Jade and Modern Theory" and new results in Liangzhu's "jade literature" research. At the same time, it is also hoped that relevant departments and experts will strengthen the discussion and research on Liangzhu Culture, and further allow the "Jade Inscriptions" to be fully confirmed by national archaeological data. I wish Mr. Xu Mengmei that his dream will come true soon. This "dream" is also everyone's "dream".

   Xu Mengmei made a special trip to visit Mr. Jiang Zengpei and jointly studied with him the Liangzhu "Jade Text"

   Jiang Zengpei, pen name: Xiaojiang, was born on October 27, 1933, in Quanjiao County, Anhui Province. Critic, publisher. He has been engaged in news and publishing work for a long time. He has served as a reporter for Xinmin Evening News, director of the Department of Politics, Law, Culture and Education, president, editor-in-chief and party committee secretary of Shanghai Literature and Art Publishing House, president and party committee secretary of Shanghai Literature and Art Publishing House, chairman of Shanghai Publishing Association, and China Publishing Association. Executive director, member of the Shanghai Municipal Committee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His works include "Collected Works of Jiang Zengpei", "Collected Works of Jiang Zengpei", "Selected Essays of Jiang Zengpei in the Sixty Years", etc.

  编辑: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