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文化 > 文化

中国考古学家在南阳黄山探寻史前玉文化中心

admin2023-12-02鉴赏人已围观

简介南阳黄山遗址,是历史长河中一颗闪耀的文明明珠,也是一个古老的聚落中心。在这里,可以探究5000年前的聚落文化,重温文明的历程。黄山遗址不仅是史前区域性中心,还是大型玉石

 

   南阳黄山遗址,是历史长河中一颗闪耀的文明明珠,也是一个古老的聚落中心。在这里,可以探究5000年前的聚落文化,重温文明的历程。黄山遗址不仅是史前区域性中心,还是大型玉石器生产基地,更被誉为史前玉文化中心。它位于南北文明交汇的关键地带,为中华文明之源提供了珍贵材料。

   近日,中国考古学会新石器时古专业委员会与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联合主办的南阳黄山遗址考古发掘专家现场咨询会在南阳顺利举行。此次会议邀请了来自多所知名高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共同探讨黄山遗址的重要价值和研究意义。

  20多位考古专家和学者齐聚黄山遗址,以期寻找蛛丝马迹,揭开历史的面纱。他们深入现场,全方位地调查研究,同时召开咨询会,共商黄山遗址振兴之路。专家们针对下一步的发掘与保护,并提出了如何将黄山遗址与丰山、独山融合在一起,构建一体化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议和具体方案。

   黄山遗址是一个史前区域性中心,也是一个玉文化中心。它位于南阳市东北部卧龙区蒲山镇黄山村,占地约30万平方米。1963年,它名列河南省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晋升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更荣膺考古中国重大新成果之一。近年来,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南阳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们开展了持续不断的考古发掘,揭露面积已超过2300平方米。

  在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地方,挖掘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丰富文化遗产。经过彻底的清理,清晰的显现出仰韶文化早期的3座墓葬,1座房址,4座中期房址,以及4座大型建筑等。其中,更有着晚期的大型前坊后居木骨泥墙式建筑,2座工棚式建筑,和4座房址,18座灰坑,1条人工壕(运河)和疑似码头的港湾1处。此外,还有屈家岭文化时期的7座玉石器制作坊址,9座房址,1座大型夯基,多处活动面,120座保存较好的玉工族群大小墓葬,2座祭祀坑,91座灰坑;仰韶或屈家岭文化瓮棺葬138座,石家河文化时期的灰坑3座,以及22座汉墓。这一系列出土文物总量超过4万件,涵盖了石钻、石刀、磨墩石制玉工具、玉石器残次品、玉料、石料、陶器、骨器等等。而最引人瞩目的是,多座大墓中陪葬有大量猪下颚骨的酋长级或大王。其中,墓主人随葬的两件玉钺,木弓(灰痕)1把,3捆30件装在骨饰箭箙(灰痕)的木杆(灰痕)骨镞、陶豆1件,猪下颚骨200余件。而其中的玉钺质地精良,是不可多得的独山精品。

  专家们对黄山遗址的历史和文化价值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它很有可能是史前区域性中心聚落遗址和玉文化中心。这里曾是仰韶文化晚期和屈家岭文化大型玉器石器生产的基地,玉石器的大宗包括耒、斧、锛、凿、刀等,还有一定数量的礼器性质的玉钺、玉琮、璜、环、耳珰、珠等玉器。黄山遗址的内涵极为丰富,反映了南北文化交流融合发展的社会复杂化和文明进程,是中国新石器时期的一个重大考古发现。在这里,深入发掘出的独山玉制品显示中原地区的先民已经初步掌握了玉器加工制作技术,同时,也确立了中原地区南部、江汉平原北部、汉水上游白河流域独特的崇玉方式与治玉方法。这一发现填补了中原地区早期玉文化的缺失,改变了关于此前中原地区玉器并不发达的看法,对于研究同时期玉文明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专家们一致主张,应进一步推进黄山遗址的发掘和研究,深入挖掘这个具有珍贵历史价值的发现,为我们解读史前文化、人类智慧和文明进程提供更丰富的故事。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赵辉再次考察黄山遗址,由此引出了他一直追问的问题:在这里,仰韶时期的居所发现了,但同期的墓地在哪里呢?屈家岭时期的墓地在哪里,与之同时的居所又在哪里呢?到了屈家岭晚期,发现了房屋遗址,但这个时期的墓地在哪里呢?虽然这是所有大型田野考古工作中都会遇到的问题,但这也是黄山遗址今后考古工作的努力方向。

   赵辉认为,黄山遗址的独玉矿山资源与社会复杂化之间的关系以及产生的结果,可能是未来讨论的一个重要话题,包括独玉制品的品类、流通及其范围等等。

   从仰韶文化到屈家岭文化,黄山遗址所涵盖的文化的转变和变迁,是否是一个族群的延续还是不同族群的演替?如果是人类群体发生了变化,那么制玉聚落遗址是如何得以传承的?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学院教授林留根也强调黄山遗址包含的文化内涵极为丰富,对于研究人类智慧与文明进程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黄山遗址的考古发现引发了很多问题,例如这里究竟存在着什么样的文化转折?这个遗址的规模、布局、生产体系以及聚落中心的布局和背后的社会关系等问题都需要进一步研究探讨。山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田建文、薛新明等专家也期待着更多的考古发现和研究来提供答案。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李新伟认为,黄山遗址先期发现的仰韶文化和后来出现的屈家岭文化,说明这个遗址存在着重要的文化转折。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秦岭提出,黄山遗址的价值可以从三个层次来论证和阐释。首先,从南阳盆地的中心的角度去研究这个仰韶晚期的聚落,其规格、布局、生产体系和功能等都能够证明其中心性的学术价值,而聚落中心的布局,则反映了社会关系的差别。其次,发掘出的屈家岭文化时期高等级墓地是在南北文化交汇的大背景下形成的,具有很强的展示性。第三,这里独特的独山玉资源,独山玉的硬度非常高,本来应该作为制作工具的材料,但在这里被制成精美的玉器,传承着古代文明。

  独山玉资源虽然当时很难被开采利用,但恰恰在后来被大量开采、加工和使用,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生产体系,所以需要对这种特殊的生产体系所产生的影响进行深入的剖析和研究。

  房址遗址、墓葬群、玉石器、人工壕沟和红烧土块铺垫的港湾等等让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研究员赵志军印象深刻,他建议采用先进的科技考古来鉴定、测试和分析这些遗存。

  专家们认为,黄山遗址具有极其重要的文物价值、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因此必须采取措施来对其进行保护。为此,他们呼吁建立健全的保护管理机制、制订保护管理规定、保护好整个独山、丰山、黄山、白河区域以及确保黄山遗址与独山、白河之间的视线通畅,并建议尽快建成黄山考古遗址公园,让这个具有重大历史和文化价值的史前遗址成为南阳文化地标,为南阳文旅的发展和繁荣服务。

很赞哦! ()